作者: 朱炫, 4323人赞同

谢邀

我个人感觉,有些女人有时候比我们想的还要执着。

她们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拿出赴汤蹈火的心思,把那么多好,无可救药的拍击在男人身上,但这些很可能是没有回报的。

不过她们这些女人,学会了成熟的那一套,故作正经,强颜欢笑,虽然最终什么也没得到,但小径里的徘徊与午夜浸湿枕头的泪水,大部分男人都看不到。

这种如同飞蛾扑火一样的感情观,让女人们把最好的那部分,都浪费在一个明知不可能的男人身上。

但它又是无法被阻止的,一些浪漫的文学家将这种感情视为伟大,也许他们生命中也环绕过类似的女人。

但这种感情观的加述者多半都是男人,他们说,真厉害,喜欢一个男人,到了这种程度,想必是太伟大了,就写了一些东西,来体现这种难能可贵。

说什么坠入爱河,说什么终成眷属,说什么浪子回头。

不要信这种东西。

那个被安妮海瑟薇喜欢的男人,从一开始,并没有想过爱情的可能,但是他依然选择让这一切发生,他喂给她一些稍纵即逝的希望,再心无旁贷地将它们随手毁去。

这期间,男人会犹豫,他将女人的那些奔放的,毫无戒备的好意变成理所应当之后,才发现,天,我原来是爱她的。

这种爱不是在故事的第一页就发生的,它是在经历了那么多低潮和颓丧之后才被拱了出来,男人将女人视为自己的灵魂伴侣,但说到底,是因为他的悲惨只有这个女人还愿意听。

对于他们最终的相爱,实际上明明有那么多年的时间,而喜欢一个人,根本不需要这么久,他只是在那么多年之后的某一天,鬼使神差的,或者出于依赖的,愧疚的,反思的,灵光一闪的,想通了,我爱你。

而她这么多年的旁敲侧击,激流勇进,都只是为了男人这一刻的所谓醒悟。

我不喜欢这个电影的结局,我希望安妮海瑟薇最后离开了他,这样才好,可这是我认为的好,我只是一家之言的,但或许这对于片中这样的女人,却也是不坏的结局。

“我曾经深深的爱着你,但我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喜欢你了。”

这大概是多么让人难过的一句话。

我看见一个人,试了很多次,站在傍晚河畔,人群如潮,哭着说好吧我放弃。

女士们总会遇到一些这样的男人,成全了女人的空欢喜和悲伤泪,在隐秘的沾沾自喜与自我崇拜里,成为这个女人心中最重要的图腾,任凭这个女人为之流泪,思念,放弃,别离。

他们都是爱情的打手。

但有时候感情就是这样,属于明知结尾的拧巴故事,可不管我们怎么开脱,总会有人做出这样的事情,她们爱上谁,在夜晚抽泣,说我喜欢你啊,你怎么能不喜欢我。

不论男女,都会有这样的故事,这是一个人的爱情,自导自演的戏剧,最后都输给了爱情派来的打手。

人都不太喜欢放弃,也不善于承认自己的不行。

但总有一些没有办法的铁石心肠,总有一些毫无希望的铁壁铜墙。

现实里,没有这样的聊天情人,也没有这样的灵魂伴侣。

她们大多明白过来,不得已抽身而退的时候,她们会发现,自己的这份爱,也许并没有减低。

只是她们明白了一个道理。

当女孩转身跨上自行车,沿着伦敦的石子路消失在街角,她也许要花上很多年,才能将男人从记忆里连根拔起,那些携手走过的午后,也终将在最后无从提起,她越骑越快,这么多年的翘首以盼被狠狠的甩在身后,多么的不甘心。

她差一点就要停下。

多么的不甘心。